您現在的位置:資陽新聞網>> 新聞>> 媒體聚焦>>正文內容

四川綠色打底 生態文明浸潤巴山蜀水——迎接省第十一次黨代會特稿(八)

   5月15日上午,都江堰。一聲令下,控制閘門徐徐打開,白花花的江水沿著內江渠系涌向灌區。沒有引水壩,不耗土石方,卻千年不衰,激蕩的岷江之水,拍打著飛沙堰。

  都江堰向西,臥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4月12日,大熊貓國家公園的第一塊界碑正式埋下。保護區內,上千農戶丟下鋤頭,拿起護林刀。一塊塊耕地開始還林,一株株箭竹抽出新芽。

  兩個場景,一脈相承——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生態興則文明興。生態文明建設,關系人民福祉,關乎民族未來。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深刻洞悉從工業文明到生態文明躍升的發展大勢,站在實現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高度,把生態文明建設作為“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重要內容,將“綠色”上升為經濟社會發展的基本理念。

  五年來,四川以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和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統攬治蜀興川事業,加快建設美麗繁榮和諧四川,把推進綠色發展作為四川長遠發展、可持續發展的關鍵之舉,堅定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

  五年來,大規模綠化全川行動持續開展,大氣、水、土壤污染防治“三大戰役”全面打響,生態文明制度體系不斷健全,綠色發展理念漸漸深植于心,長江上游生態屏障建設步履鏗然。

  綠色是生命的象征,是大自然的底色。綠色打底,巴山蜀水間,鋪展美麗四川的壯闊畫卷!

  綠色“生命線”

  地處長江上游、肩負歷史責任的四川,以“功成不必在我”的氣魄,全力守護這片綠水青山縱觀古今,罕有智慧如“人與自然和諧共生”一樣,延宕千年后仍生機勃勃。

  “春蒐、夏苗、秋狝、冬狩”“竭澤而漁,豈不獲得,而明年無魚”……這些樸素的觀念,是農耕時代人類對自然依賴的最佳注解。

  從開發利用自然的農業文明邁入工業文明,人類生產力飛速進步,征服和改造自然的能力飛躍前進。但同時,溫室效應、化學污染、能源資源危機、生物多樣性減少……全球面臨生態問題,警鐘頻響。

  跨越歷史的棧橋,迎接時代的浪潮,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決勝階段,歷經原始文明、農業文明、工業文明的中華民族,努力走向社會主義生態文明新時代。

  “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決不以犧牲環境為代價去換取一時的經濟增長”……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走向生態文明新時代,建設美麗中國,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重要內容。

  小康全面不全面,生態環境質量是關鍵。黨的十八大首次將生態文明建設納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五位一體”總體布局,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綠色發展理念”。

  綠色,裝點著當代中國人的新夢想,也裝點著中國夢四川篇章。

  2013年5月,“實現偉大中國夢 建設美麗繁榮和諧四川”主題教育活動在全省推開,“美麗”是夢想的主色調之一。2014年2月,省委十屆四次全會提出深化六大改革,生態文明體制改革位列其間。2016年7月,省委十屆八次全會作出《中共四川省委關于推進綠色發展建設美麗四川的決定》,進一步明確時間表、路線圖,著力把生態文明建設和環境保護融入治蜀興川各領域全過程,加快建設長江上游生態屏障,加快建設天更藍、地更綠、水更清、環境更優美的美麗四川……

  省委書記王東明指出,必須牢固樹立大局觀、長遠觀、整體觀,以對腳下這塊土地負責、對歷史和人民負責的態度,抓好生態文明建設和環境保護這個生命工程,筑牢長江上游生態屏障,為維護國家生態安全作出更大貢獻。

  這是四川的承諾。立足全國看格局,四川是全國3大林區、5大牧區之一,是生物多樣性的富集地區,水能蘊藏量占全國五分之一,是長江上游重要的生態屏障和水源涵養地,肩負著維護我國生態安全格局的戰略使命。

  立足人民看擔當,良好生態環境是最公平的公共產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從“求生存”到“求生態”,從“盼溫飽”到“盼環保”,人民群眾有強烈期盼。

  立足發展看路徑,四川經濟已經邁上3萬億元臺階,傳統粗放發展模式已不再適應現實,加速從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發展轉變,提升發展質量和效益,綠色發展是應有之義。

  立足當下看問題,四川部分地區生態環境仍然脆弱、水土流失較為嚴重,草地濕地退化、沙漠化、石漠化等現象突出,城市霧霾、水體污染、土壤重金屬污染等環境問題日益凸顯,生態文明體制機制有待完善。

  立足長遠看必須,生態環境沒有替代品,用之不覺,失之難存。四川山川秀美、資源豐富,這些都是大自然的特殊恩賜,必須倍加珍惜,世世代代傳承和守護好這份寶貴財富。

  思深方益遠,謀定而后動。

  生態優先,綠色發展,四川堅持問題導向,長短結合。既針對當下問題,推進大規模綠化全川行動,打響大氣、水、土壤污染防治“三大戰役”;更立足長遠,提出構建綠色發展空間體系、綠色低碳產業體系、新型城鄉體系、綠色發展制度體系“四大體系”。

  生態優先,綠色發展,四川著力系統思維、統籌推進。我省明確,綠色發展要與創新發展、協調發展、開放發展、共享發展,統籌謀劃、同步推進。既要注重制度建設、空間規劃等政府手段,也要注意發揮市場決定性作用;既要解決某一領域的環境問題,還要注重全環境生態鏈的治理。

  保護生態不計其利,面向未來不計其功。地處長江上游、肩負歷史責任的四川,以“功成不必在我”的氣魄,全力守護綠色“生命線”。

  綠色“加減法”

  生態文明建設,是一個“此消彼長”的漸進過程,注定是一段逆水行舟的行程、一場艱苦漫長的戰斗5月,高原迎來遲到的春天。大風吼了一夜,太陽剛露頭,甘孜州石渠縣農林科技局局長何培錚就帶領鄉親沖上沙丘,趕做沙障,栽植楊柳。

  石渠是四川生態最脆弱的區域之一,2010年全縣潛在沙化面積高達60%。

  守住川西北最前沿生態屏障!五年來,石渠“馴服”25萬畝流動沙丘,60%國土重新染綠,從沙逼人退到綠進沙退,數度拉鋸,攻防之勢悄然易形,“風吹草低見牛羊”正在回到這座被視作“生命禁區”的高原邊城。

  此消彼長的,又豈止是風沙!水土流失、城市霧霾、河湖污染……生態警鐘一次次敲響,進步與反撲一次次上演。“生存,還是毀滅?”莎士比亞筆下哈姆雷特發出的追問,歷經百年而常新。

  建設生態文明是一個“此消彼長”的漸進過程,注定是一段逆水行舟的行程、一場艱苦漫長的戰斗,不僅需要鍥而不舍、水滴石穿的精神,也需要主動作為,科學謀略。

  面對綠色大考,四川省委選擇的“綠色運算”看似簡單實則不易:持續不斷做綠色的“加法”,做污染的“減法”,既開展國土綠化,筑牢生態屏障,又削減污染,逐步改善環境。

  加法,從決策層高位謀劃做起。2016年7月,四川首次以省委全會形式專題部署綠色發展大計;今年4月17日,四川省環境保護大會召開,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出席,如此高規格環保大會,前未有過。高層推進,正成為四川推動生態治理的常態。

  加法,從規劃上高點起步。2013年,我省明確劃分川西高原生態區和川東開發區,確定開發紅線;2014年,劃定若爾蓋、大小涼山、川滇、秦巴山區四大重點生態功能區建設重點;2016年,省委全會果斷亮出“全面推進大規模綠化全川行動”,打破行政區劃界限,配套實施森林質量提升工程,目光緊盯森林生態產出和管護體系建設;2016年底,大熊貓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方案正式獲批,將更為完整性和原真性地守護“活化石”棲息地……一筆一畫,四川勾勒著生態家園的未來。

  加法,從投入高強度發力。2013年起,我省開展生態治理需求摸底,建立項目需求儲備制度,不斷增加財政投入力度。五年來,四川林業累計對沙化土地、石漠化土地投入治理資金超50億元,創歷史新高。

  加法,從政策上高密度疊加。2013年,試水市場化治沙;2014年,新一輪退耕還林取消公益林、經濟林比例;2015年,非國有公益林納入生態補貼范圍;2016年,碳排放市場開鑼,排污權交易啟動探索……

  減法,是“壯士斷腕”的超常舉措。去年底起,省上先后派出多路督察組,對各市州環境開展督查,此舉在全國屬首嘗“螃蟹”。所到之處,不求一團和氣,直面群眾反映強烈的問題。

  減法,是啃下“污染存量”的“硬骨頭”。2013年起,全省有計劃、有步驟對高耗能、高污染企業進行關停、升級改造;2016年,全面打響環境污染防治“三大戰役”,去年底,首批432個大氣、水、土壤污染防治重大項目集中開工,總投資542億元……一次次關停改造,一個個項目投產,直指污染沉疴。

  減法,是設置“污染增量”的“防火墻”。嚴禁“未批先建”,2014年起,完成環評規劃已成工業園開建的前置要件。這一年,全省共叫停污染嚴重項目602個;嚴把環評關,2015年全面整頓環評機構……門檻之高,把關之嚴,徹底摒棄“邊治理邊污染”的歷史老路。

  加法,瞄準自然生態的“量質齊升”,加的是自然和諧色彩,加的是綠色崛起砝碼,加的是民生幸福指數。

  減法,瞄準污染治理的“量源雙降”,減的是黑煙污水毒害,減的是拖累發展的牽絆,減的是人民心頭的隱憂。

  污染加劇勢頭有效遏制,生態脆弱局面得到改善。黨的十八大以來,四川森林覆蓋率累計新增1.58個百分點,新增森林面積超過一個攀枝花市。

  既著眼當下突出環境問題、回應民生熱點,又立足長遠,夯實綠色本底——加減之間,是四川省委贏得這場持久戰攻堅戰的必勝決心。

  綠色“指揮棒”

  一手抓改革,一手抓法治,把生態文明建設納入制度化、法治化軌道,不斷提升環境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一河一策”方案頒布不到一周,沿河兩座污水廠全部開工、六個排污口全部取締,上下游、干支流和左右岸聯防聯控機制初具雛形……5月15日,沿著芙蓉溪巡視一圈,綿陽市游仙區街子鄉鄉長、芙蓉溪街子鄉段河長陳胡立長舒一口氣:年底前,沿途排放水質全面達標已成定局。

  迅速行動的背后,是壓實的責任和高懸的利劍。四川全面推行河長制,對河湖污染治理“零容忍”。2017年,省市縣鄉四級全部落實河湖治理“黨政雙責”,省委書記出任省全面落實河長制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省長出任四川總河長。

  只有實行最嚴格的制度、最嚴密的法治,才能為生態文明建設提供可靠保障。這是對過往經驗的全面總結,也是對人類綠色發展史的深刻洞悉。

  清代,梓潼縣官員離任之際,都會在鄉賢的見證下,將七曲山古柏數目簽字畫押交到下任手中,保證“一株都不能少”。

  1968年,英國學者哈丁發現:公共草原上,人人想著自己多放些牛羊,而不管維護,草地很快徹底沙化。“公地悲劇”背后,是權與責的不明晰。雪崩之際,沒有一片雪花認為自己有責任。

  一正一反,闡述著一個道理:生態環境是全民共有財富,這樣的共識必須上升到規范和契約層面,進而轉化為指導四川生態文明建設的“指揮棒”。

  思路篤定,破局靠改革。黨的十八大以來,特別是2014年省委十屆四次全會以來,從認識的轉變上升到頂層設計的全面鋪展,四川對于藍天碧水的把握再次飛躍。

  改革從“權”與“責”這個生態文明建設的核心命題落筆,在整合中放大運用政策的效應,從頂層設計入手,變困難為機遇、變壓力為動力,一條健全制度、完善法治之路漸漸清晰。

  厘清責任的基礎,是明確不同角色界限。2014年3月,省委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專項領導小組成立,明確政府是生態文明建設的主導者、生態文明理念的倡導者、生態文明制度的制定者和執行者,在環境治理與生態建設中,市場起決定性作用。

  厘清責任的重點,是創新傳導政府壓力。一邊“松綁”——2014年,取消58個重點生態功能區縣和生態脆弱的貧困縣地區生產總值及增速、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及增速的考核,增加綠色發展相關指標的考核。一邊“加壓”——2013年,主體功能區規劃出爐,八成土地納入限制開發區:2014年,率先試點領導干部離任生態環境審計,四條林業生態紅線劃定……一個個規劃,一條條紅線,一項項考核,拉起一道道生態保護的“高壓線”。

  厘清責任的關鍵,是改革激發市場活力。2013年,啟動自然資源資產確權登記,為生態環境等公共自然資源找“主人”,定權定民心也定管護責任;2015年,引入社會資本參與污染防治,啟動第三方治理環境試點;2016年,沉寂多年的排污權交易再次起航……一本本產權證,一次次解“封印”,啟動無數個生態建設的“發動機”。

  市場的魅力有多大?一個案例或許可回答:2016年底,四川碳交易平臺在四川聯合環境交易所開鑼,不到半天完成10單交易,成交額400萬元。由于量太大,管理方不得不臨時加派財務和技術人員。

  呵護碧水藍天、建設美麗家園,需改革謀變,也需法治護航。

  生態的方圓,從立規開始。2014年,省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四川省野生植物保護條例》,立足四川省情,給野生植物保護安上“護身符”;2015年勞動節,《四川省灰霾污染防治辦法》正式實施,灰霾污染者處罰尺度、政府治理責任等一目了然。這一年國慶節,《四川省河道采砂管理條例》實施,川內挖沙不再是無章可循。

  執法必嚴。2013年起,每年四川森林公安都會發起旨在打擊破壞野生動植物資源行為的專項行動。僅2014年,全省依法立案查處涉林案件1.2萬起。2016年,從省高院開始,環境審判庭在各級法院陸續設立——破壞環境違法案件審判更為專業化。同年底,全省第一批環保警察在德陽上崗,結束了處置環境案件“只能罰款”的歷史。

  既突出重點區域領域,又放眼全局,防止按下葫蘆浮起瓢;既著眼當下,又放眼長遠,從源頭上遏制生態環境惡化的趨勢——四川生態文明建設蹄急步穩。

  綠色“協奏曲”

  下決心改變不合理的產業結構、動力結構、能源結構、區域結構、城鄉結構,把四川得天獨厚的生態優勢轉化為轉型升級的發展優勢連續五年,阿壩州理縣沒砍過一棵樹,沒開過一處礦,也沒建過一座小水電。

  盡管沒有大修大建,但過去五年該縣GDP保持兩位數增長。境內的畢棚溝等景區,接待游客人數和直接收入持續保持15%以上高增長。全縣一半以上人口吃上“旅游飯”——去年,人均旅游收入突破1500元。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彰顯的正是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辯證統一的關系。

  經濟發展新常態下,工業化和城鎮化雙加速的四川,如何走出一條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

  建設生態文明從來不是一場“獨角戲”,而是一場全方位深刻變革。

  省委提出,要始終保持專注發展、轉型發展戰略定力,下決心改變不合理的產業結構、動力結構、能源結構、區域結構、城鄉結構,把我省得天獨厚的生態優勢轉化為轉型升級的發展優勢。

  讓綠水青山產生良好生態效益、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在守護“綠水青山”中收獲“金山銀山”。一曲綠色“協奏曲”,在巴山蜀水間奏鳴。

  這是一次發展動能的大轉換——轉型才能更好發展,后發也要高點起步。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抓手,綠色浪潮在四川產業經濟大盤中澎湃。

  淘舊,向高污染高能耗低水平的產能開刀。2013年至2016年,我省共淘汰化解鋼鐵過剩產能872萬噸,關停小煤礦753處、削減產能7129萬噸;2012—2016年,萬元GDP耗水量從136立方米降至120立方米以下。至今年,全省非化石能源裝機占比達80%,高于全國平均水平43個百分點。去年單位工業增加值能耗比上年下降8.44%,近5年累計下降39.4%。

  扶新,重點培育壯大五大高端成長型產業、五大新興先導型服務業、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產業大盤結構優化,第三產業增加值占GDP比重比2011年提高7.2個百分點,平均每年提高1.44個百分點,四川經濟已轉變為由工業和現代服務業雙主導的新型產業結構。

  這是一次空間布局的再優化——區域發展差別化,構筑生態保護“大屏障”。2016年,42個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縣(市)建立產業準入負面清單,對高耗能、高污染企業“一票否決”。

  綠線管控生態,構建和諧宜居“新城鄉”。從去年起,四川在內江市、成都蒲江縣等地開展市縣經濟社會發展總體規劃編制試點,以環境容量定城、定規模、定產業、定人口密度。同時,在省內啟動城市綠線管控試點,推廣綠色建筑、綠色建材,推動城鄉一體綠化,實現森林進城、公園下鄉。

  劃定生態紅線,標注四川綠色“基本盤”。今年初,在全國率先完成生態紅線劃定,紅線內13個區塊、共計19.7萬平方公里,包含了四川幾乎所有的天然林、自然濕地和生態脆弱區,大部分保護地。紅線劃定后,區域內嚴禁生產建設性開發。

  這是一次生活方式的新革命——“共享單車”走紅蓉城,是一個極具代表性的經濟現象,也是一個極具話題性的社會現象。引入不到半年時間,成都便擁有了50萬輛共享單車,注冊用戶460萬人,累計服務超過1億人次,近期日均騎行超過300萬人次。在此背景下,成都市一季度汽車尾氣減排量創下近年新高。

  推動生活方式綠色化,綠色社會風尚在四川營造。共享單車之外,環保塑料袋、節能電燈、節電空調等產品悄然飛入千家萬戶。

  建設一個天更藍、地更綠、水更清、環境更優美的美麗四川,正從每個人內心的渴望,轉化為每個人行動的自覺。加速邁進生態文明,成為時代發展的強音。

  巴山蜀水,綠意盡染,生機勃發。綠色必將成為四川經濟社會發展的最亮底色,鋪展永續發展的光明未來!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內容
棒球英豪国语版百度云